任天堂将繁中标为Taiwanese,代表的是台语文化被羞辱到

2020年06月17日 17:47 K优生活

任天堂将我们一般说的「国语」、手写的繁中,误标为Taiwanese、还被认为是「台独」的新闻,让我想到两位前辈的故事。

陈智雄,台湾史上最强的外交官,曾以其外交手腕,在1955年促成当时的台独领袖廖文毅以「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」的身分,与包含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内的亚、非洲国家领袖,共同参与第一次亚非会议,又称万隆会议。

他在1961年遭国民党逮捕,隔年被以二条一唯一死刑起诉,但他仍无畏地以台语表示自己「生为台湾魂,死为台湾魂」,面对军法审判,精通包含「国语」在内六种语言的陈智雄一律以台语回答,听不懂台语的军法官怒令其说国语,陈智雄回道:「台湾话着是我的国语。」

任天堂将繁中标为Taiwanese,代表的是台语文化被羞辱到
台湾独立运动先驱陈智雄先生

戴振耀,美丽岛事件受难者,1989年12月当选立委,是立院使用台语问政的第一人,他在每次的总质询中,都会以台语质询当时还在反共的行政院长郝柏村,要求台湾施行母语教育。

面对郝柏村「说国语,不要说方言」的要求,戴振耀大义凛然地表示:「我遮哪毋是国语?所有伫台湾的语言,包括台语、客家话、原住民话,拢是台湾的国语。」、「啥物是国语?国语应该爱经过台湾人民的同意,这敢有经过台湾人民同意?若无,就勿kah我讲这是国语。」

这是过去的台湾,我们争的,是台语、客语、原住民各族语言都是我们的「国语」,是这座岛屿上的母语应该跟华语一样,享有平等的教育资源。当时,我们是站在母语的立场,与外来的统治者据理力争。

而现在的台湾,表面上把所有语言都列为国语,学校也有少得可怜的母语教育,但现在我们争的,却是「台语凭什幺叫台语」或「学母语是不是浪费时间,回家学就好?」甚至还有人会说出「台湾话本来就是国语,闽南语有什幺资格叫台语」这种缺乏历史概念的话。现在,我们踩的是殖民统治者的立场,打压着自己人的母语。

台语、客语、原住民各族族语都是台湾语言(Languages of Taiwan),但台语(Taiwanese)并不是台湾语言的简称或统称,台语是一个专有名词,指涉特定时间在特定地区由特定一群人所使用的语言。

台语不是原住民的语言,原住民各族的语言都有自己的名字,历史比台语、比「台湾」这个名词出现的时间都还悠久,没道理这座岛屿换名字,他们的语言也要跟着换名字。台语也是一样,这座岛以前叫福尔摩沙,但台语不是福尔摩沙语,这座岛现在有人叫他中华民国,但台语也不会变成中华民国话,台语就是台语。

台语也不会是客语,从1933年罗香林的《客家研究导论》后,大致上认为客家人是从中原避难到闽粤赣交界处一代的人,于是相对于在地的「土」或「主」,他们才有了「客」这个概念,所以「客家」这个名字本身就彰显了他们身在异地的不屈及对自身认同的骄傲,无论在哪里落地生根的客家人,都还是会称呼自己为「客」。,在刚解严的台湾,客家人就敢发起「还我客家话」大游行,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把客语当成台语不但不是称讚,反而是没有历史脉络且不尊重客家精神的说法。

台语也不是「闽南语」,的确,台语多源自闽南,但漳州话、泉州话、厦门话也一样是闽南,如果你要把台湾话称作闽南语,那遇到语源相同的西班牙、义大利跟法国人,你是不是都会说他们的语言叫拉丁语?是不是也要把德语、英语都称为日耳曼语?

任天堂将繁中标为Taiwanese,代表的是台语文化被羞辱到

显然没人会这样做,因为经过在地化后这些语源相同的话都成了不同的语言,更因为他们没有大拉丁主义,没有想要统一西班牙、义大利跟法国,所以他们可以各自拥有自己在地的语言,而台语为何要叫闽南语?不就是因为大中国主义下,台湾必须跟中国的闽连结在一起吗?

最后,台语更不可能是「国语」、华语、北京话,就好像科西嘉岛,即使多数人使用法语,也不会说法语就是科西嘉语;巴西人被葡萄牙殖民后通用葡萄牙语,也不会说葡萄牙语是巴西话,顶多说是「巴西葡语」;摩纳哥即使是全世界除了梵蒂冈之外最小的国家,即使法语是国家的官方语言,也不会说法语就是摩纳哥语,摩纳哥语就是摩纳哥语,是指涉特定的语言,就像台语一样。在台湾通用的华语,顶多可以叫「台湾华语」、「台湾北京话」,而不可能叫台语。

你何时听过别的国家质疑过「XX语凭什幺叫XX语」这件事?没有,因为「名从主人」是对一个族群及文化最基本的尊重。无论在过去官方文献、民间编撰的辞典或是台湾各族群的口中,这个语言都叫台语、台湾话,现在因为政治因素就要台语改名是没有道理的。就像达悟族就是达悟族,不会因为日本人跟中华民国想叫他们雅美他们就变成雅美,台语就是台语、台湾话,用任何理由来要求台语不能叫台语,都是对这个族群极大的不尊重。

如果放在其他族群、其他语言上我们都能理解这种不尊重,那你就应该能理解台语、台文才是Taiwanese,这不是讲台语的人有什幺傲慢或自认有什幺代表性,这只是单纯的历史问题,一或多种语言可能会慢慢演化出新的语言,但旧语言被迫改名却是前所未闻。

前面谈到陈智雄前辈牺牲的时代,在「中华民国」的认同论述里,台湾只被当成一个省份,所以外来的「国语」被高举,「台语」被当成地方的方言遭到贬抑,在这个时代,「国语」不会想要成为「台语」。到了今天,当大家开始认同台湾,国际也看到台湾,过去代表中华民国的「国语」反而想成为「台语」取代这个名词所指涉的语言。这不是很荒谬的一件事情吗?

像这样把华语跟繁中翻译成Taiwanese不但不是台独,而是正好相反,代表着曾是岛上最大宗、经历日本殖民仍然强健的台语文化,在中国政府来了之后不但日渐式微,现在还被羞辱到连名字都留不住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最火资讯

国家公园景致入鞋!New Balance MADE IN U

国家公园景致入鞋!New Balance MADE IN U

MADE IN USA,一直是NEW BALANCE爱用者梦寐以求追寻的人气鞋款!迎接2014初春,

国家动荡 更应专心仰望神

国家动荡 更应专心仰望神

◎陈曼玲(记者、自由撰稿人)亲爱的天父上帝,我感谢您,在愈黑暗的地方,表示您的光愈强。因为那些黑暗都

国家卓越建设奖台中绿川获「卓越奖」最高殊荣

国家卓越建设奖台中绿川获「卓越奖」最高殊荣

中华民国不动产协进会主办的「2018年国家卓越建设奖」得奖名单昨晚出炉,台中绿川打造城市水岸绿带,全